革岂之言

热茶长腿一字笑 鹿眼美手低音炮

【洪季】热血饮冰



十二.『   往你的方向努力    』

“最近感觉怎么样?工作压力大吗?我听说警察工作压力都很大,尤其你们这种刑警,要接受来自于人民的压力,还有接受来着你们上级的压力。”医生与季白隔桌而坐,双手慢慢比划着。季白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的动作,摇头。

他最近挺好,除了赵晓鲁还没抓住之外,也没什么事。

有时候的人体自愈能力出乎人的想象,虽然不知道这样解释对不对。因为他已经差不多一个多星期眼睛没事了。

这也就意味着,他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见到他猜测的那个“洪少秋”了。

“医生,我想问问你,一个人有没有可能在生病的时候,会产生某种不存在的想象?”...

【洪季】热血饮冰

十一.『    季队长教你礼貌待人    』

何其幸运,能在多年后,听见你在梦里叫我。

洪少秋看着床上的人,小心翼翼去摸季白的发顶,有些细细的刺手,却刺的他心都软了。

洪少秋心里被时间所击打着的所有的不确定,所有的不肯定,大概都能在今夜尘埃落定。

他蹲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久别多年的爱人。季白眼睛看不清。他却在庆幸。然而连他自己都鄙弃自己这样的私心与恶毒。

可是如果不这样,大概我就不能见见你,也不能摸摸你。

枕头边的手机在黑夜中无声亮起,洪少秋拿过,战厅发来的消息:

――速来见我,有要紧事。

“喝点这个,补补。”小护士把手...

【洪季】热血饮冰



十.『    我梦见你了     』

我没事。
季白坐在椅子上,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一如既往的果断。

无需帮助,也不用同情。

“明天回国吧,我自己的身体我会注意。”

酒店房间里里外外站了许多人,却是不约而同的沉默着,季白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到。这让他感觉很不好,他并不是无法做任何事的废物。

“必须留下一个人照顾你,我们才能放心去休息。”是猴子的声音。

季白皱眉,嗯了声。有时候一个小妥协,大家都会好过一点。

房间内窸窸窣窣一会就空了,空气终于流动起来。季白扶着床头站起身,朝着前面伸手:“你好,能帮我个忙吗?”...

【洪季】热血饮冰

九.『     烈士与英雄    』

第一次眼前昏黑的时候,是季白在医院楼下散步,床上躺了好几天,再不走动,他自己感觉都要废了。

“等你再好点,我们就乘坐火车,把赵晓鲁押送回国,珀会接受缅甸军方的制裁。”许诩扶着他手臂,慢慢吞吞的走着,比他一个病人走的还慢。

“我不回去,我要亲手抓了金盾。”

“金盾那边战厅说他会亲自跟上。”

季白偏头看她,没再说话。这个小姑娘,个子小,性格倔,好像所有该长的最后全长成了这个倔脾气。他抿嘴,眼前就突然一抹黑。

伤到头了,跟珀和赵晓鲁打斗的时候,有人用枪托袭击了他。

检查的医生吞吞...

【洪季】热血饮冰

八.『梦醒了』

不知踏进了哪里,就开始下大雨。

季白靠在树根边,尽管手捂着伤口,却怎么也止不住鲜红的血从伤口泊泊外流。失血过多,他整个人都是虚的,脸色苍白泛青,这会儿努力的聚着点点的力气,等待救援。

嘶拉――

布料被撕裂的声音乍然响起,湿润的空气中,血腥味隐隐约约,有他的,也有噜哥的。

噜哥受伤了,逃跑途中,踩到了捕兽夹,血肉模糊。

不远处的两人似乎起了争执,争吵声比较大,季白努力去听,也只听了个隐隐约约。
该死的雨声,该死的头晕。

这两人着实厉害,一路奔袭,竟然真的让他们从天罗地网中逃出来,逼近了老挝边界。

此时天色发白,微湿的雾气丝丝袅袅浮动在树林里,前方是一片开阔的山谷,山...

【洪季】热血饮冰

七.  『带不走的人』

后天便是跟金盾约定交货的日期了,洪少秋处理好一切,两人回酒店养精蓄锐。

季白头次在远离自己熟悉的地方执行任务,又是想抓已久的罪犯,激动是必然的。

洪少秋坐在他身边,两人正呆在楼顶吹风。
难得安静。

“紧张?”

“有一点。”季白眯着眼迎接着扑面来的凉风,风力带着清香,又有着燥热的味道。

“紧张的早了点吧。”

季白笑笑,不再言语。



然而就在大家都在紧密筹备事项时,洪少秋接了通电话,就突然要求把季白遣送回国。

“哪里弄错了吧?”季白忍着爆发的情绪,平静的问。

洪少秋从口袋里摸出烟:“我想了想,你带着情绪,不方便执行任务。”

季白几乎是不假思...

【洪季】热血饮冰

六.『   目的  』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季白从来不信。
一见钟情?
一分情六分色剩下三分欲。

洪少秋瘫在床上嘿笑,明明不猥琐却偏要装出一副猥琐不行的样子。手上不停翻转着手机,目光却是不停的在季白身上扫荡。

季白一开始还会瞪他,眼睛圆溜溜的,好不神气。几分钟后发现这招无用,便出声警告,皆被洪少秋一字一句怼回去,便再没搭理他。

“我要出去一趟。”

洪少秋歪着头,干净利落且果断:“不行。”

已经提起背包的季白不得不因为他的话又放下:“为什么?”

“我们在执行任务,不能随便离队。”蓦地又加上一句:“这是规定。”

房间内一度沉默,季白站在原地没动,头顶灯光稀...

【洪季】热血饮冰

五.『日久生情』

玩?!”季白睡眼惺忪得瞪着悬在上方的人头。

洪少秋直起身子理了理领口:“还有几天才跟金盾见面,我们也别太急,到处玩玩,不要让他们觉得我们很急。”

这个人说起道理一套一套的,季白鼻子哼了声,把头埋进被子里:“要玩自己去玩,我要睡觉。”

洪少秋双手环胸,语音微扬:“季白同志,这是任务。”

无聊的任务!

穿着白衬衫的季白靠在车门前啃着手里的甘蔗愤愤不平,明明就是见不得他休息,组长了不起啊。

白衣少年,大概最容易触动人的内心。洪少秋远远看着,突然觉得真好。还能遇见这么一束光,虽然比较刺眼。

缓了心神,他提着一袋水走过来,擦擦脑门的汗:“我说少爷,你别这么一副深仇苦恨的...

【洪季】热血饮冰

四.『回礼』

季白在浴室洗脸的时候,就耳尖的听见房间门开了,有人进来的交谈声,他草草洗完出了房门,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跟洪少秋交谈。季白只是粗粗撇了眼,也觉得甚是眼熟。他好像在哪见过。

洪少秋朝他招手,难得的有些亲和,不再那么嬉皮笑脸:“赵叔,这是我的新搭档,季白。”

男人转头,季白也瞧上去,顿时惊讶:“赵叔叔!”

赵琅显然是有备而来,淡笑的看着他:“上头是缺人了是吧?派了你这么个毛头小子来办这么重大的案子。”

“哪有,我也是有事才来的。”

赵琅一笑而过,又望向洪少秋,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不用介绍了,季家的孩子,我熟的很。这是你们今天要谈判的房间结构图,你跟季白可以进...

【洪季】热血饮冰

三.『我们是搭档。』

“去最近的百货店。”洪少秋开窗任风吹进来,酒味香水味太冲,他有点头晕。

江源侧目而视:“老板?”

“不是有人的行李不是没带吗?给他买点急用的。”

原本顺着道回去的车低鸣着掉了头, 又再次冲进茫茫夜色中。

“请进。”

季白站在紧闭的大门前,努力平息着呼吸:“跟我一起来的人,也在里面吗?”

“您说何老板?”笑的生疏的人抬头盯着他的脸:“有另外招待他们的地方。”

季白回以僵硬的笑,曲指叩门,里面男声有些沙哑:“进来吧。”

与黑暗走廊完全不同的亮光,季白下意识闭眼阻挡住射取眼帘的强光,刺耳的笑声便在书房里响起。

他堪堪睁眼,坐在老板椅上的人面目渐渐清晰。说老,...

1 / 8

© 革岂之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