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岂之言

热茶长腿一字笑 鹿眼美手低音炮

居然这么久没有更新!!!
捂住自己的脸不可思议状(0 . 0)
啊不对,
谁也没告诉我
大学会比高中还忙!!!(T . T)
今天还刚接到来自学长的假期问候,大概的意思就是:同学恭喜啊假日快乐如果你要回家的话可不可以告诉你的弟弟妹妹大学很轻松每天就一两节课不想上课还可以不去……给那些中考高考的学生一点希望嘛人人都奉献一点爱这个世界就会变成美好人间。
我擦嘞……
好了我要去给弟弟妹妹奉献爱了
大家国庆快乐!!!

【洪季】热血饮冰

十四.

季白原以为会是个客房,可是一进去就发觉不对劲,房间布置的不似客房般毫无生气,反观入门口处的盆栽,书桌上的永动摆件,还有书架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刑侦类书籍。

这应该是个有主人的房间。
还是个同行?
季白绕着书架转了几圈,在角落里不显眼的高处找了张被相框框着的照片。

照片里胖胖的小男孩抱着一个已经有些破旧的足球对着镜头傻笑。

季白忍俊不禁,倒不是因为男孩子的囧样,反倒是看着他这副不知世事的模样。

他随手翻转了照片,照片后面一行黑色的字体映入眼帘――祝球球三岁生日快乐。落款,“妈妈”。

季白想着原来张夫人还有个儿子啊。小心翼翼的把相框放回去,然后不再乱动房里的任何东西,洗了澡乖乖巧巧上床...

【洪季】热血饮冰

十三 .  『  出乎意料见家长   』

也不算宿醉,只是有点昏。季白早上醒来,除了一身呛鼻的酒气,其余感觉还好。他顺了把头上的短发,然后觉得好像不太对劲。

他貌似昨晚跟人拉扯了几下,以至于梦里都是自己威胁别人的场景。说什么喝多了就要去躺马路,毕竟这种小孩子才玩的把戏,从他上警校后就再也没提过了。

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刚踏出浴室,客厅里的电话就跟催命似的响着。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接起:“有事说事。”

“马上来趟警局,快点!”那边赵寒明显在跑,说话带着喘气。

“怎么了?”季白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八点左右,以往这个时候他都是在警局里了,不过昨天赵晓鲁的案...

没更新系列

没更新都不好意思点开乐乎
每次又忍不住跑出来吃粮
呼噜给自己一巴掌
∏_∏

【洪季】热血饮冰



十二.『   往你的方向努力    』

“最近感觉怎么样?工作压力大吗?我听说警察工作压力都很大,尤其你们这种刑警,要接受来自于人民的压力,还有接受来着你们上级的压力。”医生与季白隔桌而坐,双手慢慢比划着。季白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的动作,摇头。

他最近挺好,除了赵晓鲁还没抓住之外,也没什么事。

有时候的人体自愈能力出乎人的想象,虽然不知道这样解释对不对。因为他已经差不多一个多星期眼睛没事了。

这也就意味着,他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见到他猜测的那个“洪少秋”了。

“医生,我想问问你,一个人有没有可能在生病的时候,会产生某种不存在的想象?”...

【洪季】热血饮冰

十一.『    季队长教你礼貌待人    』

何其幸运,能在多年后,听见你在梦里叫我。

洪少秋看着床上的人,小心翼翼去摸季白的发顶,有些细细的刺手,却刺的他心都软了。

洪少秋心里被时间所击打着的所有的不确定,所有的不肯定,大概都能在今夜尘埃落定。

他蹲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久别多年的爱人。季白眼睛看不清。他却在庆幸。然而连他自己都鄙弃自己这样的私心与恶毒。

可是如果不这样,大概我就不能见见你,也不能摸摸你。

枕头边的手机在黑夜中无声亮起,洪少秋拿过,战厅发来的消息:

――速来见我,有要紧事。

“喝点这个,补补。”小护士把手...

【洪季】热血饮冰



十.『    我梦见你了     』

我没事。
季白坐在椅子上,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一如既往的果断。

无需帮助,也不用同情。

“明天回国吧,我自己的身体我会注意。”

酒店房间里里外外站了许多人,却是不约而同的沉默着,季白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到。这让他感觉很不好,他并不是无法做任何事的废物。

“必须留下一个人照顾你,我们才能放心去休息。”是猴子的声音。

季白皱眉,嗯了声。有时候一个小妥协,大家都会好过一点。

房间内窸窸窣窣一会就空了,空气终于流动起来。季白扶着床头站起身,朝着前面伸手:“你好,能帮我个忙吗?”...

【洪季】热血饮冰

九.『     烈士与英雄    』

第一次眼前昏黑的时候,是季白在医院楼下散步,床上躺了好几天,再不走动,他自己感觉都要废了。

“等你再好点,我们就乘坐火车,把赵晓鲁押送回国,珀会接受缅甸军方的制裁。”许诩扶着他手臂,慢慢吞吞的走着,比他一个病人走的还慢。

“我不回去,我要亲手抓了金盾。”

“金盾那边战厅说他会亲自跟上。”

季白偏头看她,没再说话。这个小姑娘,个子小,性格倔,好像所有该长的最后全长成了这个倔脾气。他抿嘴,眼前就突然一抹黑。

伤到头了,跟珀和赵晓鲁打斗的时候,有人用枪托袭击了他。

检查的医生吞吞...

【洪季】热血饮冰

八.『梦醒了』

不知踏进了哪里,就开始下大雨。

季白靠在树根边,尽管手捂着伤口,却怎么也止不住鲜红的血从伤口泊泊外流。失血过多,他整个人都是虚的,脸色苍白泛青,这会儿努力的聚着点点的力气,等待救援。

嘶拉――

布料被撕裂的声音乍然响起,湿润的空气中,血腥味隐隐约约,有他的,也有噜哥的。

噜哥受伤了,逃跑途中,踩到了捕兽夹,血肉模糊。

不远处的两人似乎起了争执,争吵声比较大,季白努力去听,也只听了个隐隐约约。
该死的雨声,该死的头晕。

这两人着实厉害,一路奔袭,竟然真的让他们从天罗地网中逃出来,逼近了老挝边界。

此时天色发白,微湿的雾气丝丝袅袅浮动在树林里,前方是一片开阔的山谷,山...

【洪季】热血饮冰

七.  『带不走的人』

后天便是跟金盾约定交货的日期了,洪少秋处理好一切,两人回酒店养精蓄锐。

季白头次在远离自己熟悉的地方执行任务,又是想抓已久的罪犯,激动是必然的。

洪少秋坐在他身边,两人正呆在楼顶吹风。
难得安静。

“紧张?”

“有一点。”季白眯着眼迎接着扑面来的凉风,风力带着清香,又有着燥热的味道。

“紧张的早了点吧。”

季白笑笑,不再言语。



然而就在大家都在紧密筹备事项时,洪少秋接了通电话,就突然要求把季白遣送回国。

“哪里弄错了吧?”季白忍着爆发的情绪,平静的问。

洪少秋从口袋里摸出烟:“我想了想,你带着情绪,不方便执行任务。”

季白几乎是不假思...

1 / 10

© 革岂之言 | Powered by LOFTER